首頁 > 專欄 > 正文

周宏春:新冠肺炎疫情背后,我們該如何集思廣益討論霧霾治理問題

時間:2020-01-21 10:10

作者:周宏春

2020年是全面小康社會的實現之年,也是“打贏藍天保衛戰”的關鍵之年。對于霧霾治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周宏春認為,每個人所處位置不同、掌握情況不同、分析問題角度和采用的分析工具不同,得出來的結論也會有差異。對我們而言,要以平常心,心平氣和地討論我國霧霾治理的解決方案。

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先講個小故事,是我們上小學時課本上的一課

題目是盲人摸象,印度寓言,大意是:

從前,有個人牽了一頭大象到一個村子,村里的盲人想知道大象是什么樣子,可他們看不見,只好用手摸。

一位盲人摸到了大象的牙齒,就說:“我知道了,大象就像一個又大、又粗、又光滑的大蘿卜。”

另一位盲人摸到了大象的耳朵,就叫了起來說,“不對,不對,大象明明是一把大蒲扇嘛!”

另外一位盲人摸到了大象的腿,他說“你們凈瞎說,大象只是根大柱子。”

而這時另外一個聲音嘟嚷起來:“唉,大象哪有那么大,它只不過是一根草繩。”原來他摸到了大象的尾巴。

……

這個故事我聽幾位副國級領導在會議上講過,小學也學過,所以印象挺深。

這個故事跟我們討論霧霾治理沾邊嗎?個人認為,雖然這是個形象比喻,如果與霧霾治理結合起來,可以解釋為:每個人所處位置不同、掌握情況不同、分析問題角度和采用的分析工具不同,得出來的結論也會有差異。

本來,我想利用退休的時間發揮余熱,把原來的學習心得,特別是國內大牌環保專家的好想法,“翻譯”成決策者和公眾能理解的語言(我聽過隔行如隔山一說),不曾想被生態環境部網站轉發的一篇文章點到了“關鍵詞”:可凝結顆粒物。

為了弄清楚這個詞是什么意思,曾花了幾天時間學習,學了幾位院士的講座材料,最后盡可能用通俗的語言,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了一篇調研報告:治好霧霾必須控制可凝結顆粒物,發表時間2020年1月2日。由于不想用太長的內容發在微信專欄上,這兩天分開寫了三篇文章。這時有人給我轉來生態環境部轉發的文章:關于“霧霾”,要科學分析。

仔細閱讀了這篇不足2000字的文章,使我看到了我們的減排希望,這篇文章已經給我們指明了方向,難怪生態環境部網站要轉:一是冶金系統這幾年鋼產量在上升,并沒有按照中央淘汰產能的要求去做。如果加大淘汰力度,會有很大減排量,以免原文所說的“鋼鐵產量的快速增長,抵消掉了治理的效果”。第二,鋼鐵行業減排空間可能較大,文中的說法是“唯一的一條路就是繼續深入推進超低排放等減排工作”。因為大氣“十條”有十條措施,鋼鐵行業一條就夠。我們這些門外漢還瞎費勁想怎么辦好,行業專家一下子就找到了潛力所在。粗算一下,如果鋼鐵行業每年減排500萬噸二氧化硫、200萬噸氨氮,按十億噸鋼計算每噸鋼也就是幾公斤;“打贏藍天保衛戰”的任務何愁完不成?我的知識老化了,不承認不行。在我牽頭做“十二五”節能規劃時,鋼鐵行業專家說先進節能技術幾乎都采用了,出現了邊際效應遞減,需要技術創新和理念創新突破瓶頸制約。未曾想,減排還有那么大的空間,真是太令人激動了。當然,我不太喜歡文章的行文口氣,經過文革的我們這代人,總感覺文風有點不對勁。例如,一開始就批“治霾者”“治霾工作者”,最后又用表決心的口氣,難道這是好的表達方式嗎?不敢妄加評論。 

我猜想,生態環境部網站轉發這篇文章,肯定不是讓我們學習舉報或批評人的,而是要開一個欄目,以集思廣益,通過討論形成更好的霧霾治理方案。

如果是這樣,我建議只討論霧霾治理問題,而且僅限于技術路線。2020年是全面小康社會的實現之年,也是“打贏藍天保衛戰”的關鍵之年。大家都希望中國的霧霾治理有一個更好效果;生態環境部是主管部門,集思廣益還能落個“兼聽則明”的名聲。

如果可以開展這種討論,仿照羅伯特議事規則我提幾個要求:一是只討論技術,不允許人身攻擊;二是提問題后必須有相應對策建議;三是盡量言簡意賅把話說清楚,不能洋洋灑灑幾千字還不知道說的什么。

有人認為,以天氣為由不要減排了,我看這么多的文章沒有發現這種說法。有關天氣與霧霾的關系,我們早就聽到領導人講過:人努力、天幫忙。李干杰部長在兩會期間的幾次講話中提到天氣的影響。

我曾經聽到西方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個城市有兩個皇帝,一個是好皇帝,一個是壞皇帝。來了個神仙(一說是美女),讓好皇帝出去找壞人,好皇帝出去找了一天,回來說沒有壞人。又讓壞皇帝出去找好人,壞皇帝出去找了一天,回來說沒有好人。這怎么可能的?同樣的一個城市,一個說沒有好人,一個說沒有壞人。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好人壞人是相對的。對我們而言,要以平常心,心平氣和地討論我國霧霾治理的解決方案。

有三個層次:技術思路、技術、裝備(技術的固化)。邀請相關專家積極參與,各抒己見;我手上有不少院士的講座材料,可以將不同觀點匯總起來,報給部領導參閱。當然我也可以寫文章從我們中心發表或報有關領導和給感興趣的人員一閱。需要避免的是,不能胸口拍的響,承擔任務往后退,這不是一個干了多年專家應有的擔當。我不希望環保領域有人要驗證中國工程院院長的說法:中國的創新被評選卡掉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我們的討論是否能被決策采納,那是另一回事。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因為對李文亮醫生的一個“訓誡”,給后續的阻擊戰帶來那么大的麻煩,增加了那么大的成本。我想環保領域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不會有人要阻斷基層民眾迫切希望改善環境質量的聲音。


0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0人參與 | 0條評論
淘宝给刷评论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