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正文

讓地溝油原形畢露

時間:2019-12-09 09:30

來源:瞭望

作者:魏飚?許雄?徐步云

因為痛恨,所以死磕。

9年時間,任飛這名80后刑事技術警察,把職業生涯中最寶貴的時光,獻給了實驗室。因為一頓火鍋帶來的靈感,他發明了地溝油檢測法,一舉攻克地溝油檢測難題。

任飛說,地溝油少一點,舌尖上的安全就多一分。每天下班路上,聞著千家萬戶燒油烹醋的香味,看著大小飯店里食客們大快朵頤,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1575855102133713.png

不能僅僅是查封

地溝油,一個已被大眾熟知多年的詞,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理化檢驗高級工程師任飛,始終對其保持著高度警覺。

作為專業人員,他知道,地溝油在煉制過程中,會產生對人體有嚴重毒性的黃曲霉素、多環芳烴以及大量重金屬、真菌毒素、油脂氧化物等有害成分。

“如果長期大量食用地溝油,會增加患癌癥、不孕不育、胃腸道炎癥等風險,對人體健康危害極大。”任飛說。

但地溝油檢測是世界難題,由于缺乏定刑依據,雖然執法部門一直在嚴厲打擊,但一些不法分子仍心存僥幸。

有一次,任飛和同事去查封一家涉嫌販賣地溝油的糧油店。倉庫中,肆意橫流的地溝油散發著臭味,同事被熏得嘔吐不止;店外,天真的小女孩卻在嬉笑玩耍。

“那一刻,我想到了自己的女兒,一股莫名的狠勁兒涌上心頭。”他暗暗立誓:“不能僅僅是查封,一定要找到一種檢測方法,對地溝油徹底說‘不’!”

失敗,還是失敗

為了找到地溝油的檢測方法,任飛白天工作,晚上加班,每天睡在實驗室里。腦海中一遍遍回想犯罪嫌疑人交代的地溝油煉制工藝,扳著指頭算實驗室里那十幾臺儀器,到底哪個能揪出地溝油。

一開始,他想到不法分子利用動物的皮、肉、內臟來煉制地溝油,希望通過DNA檢測來找出地溝油中的動物油脂。但后來發現,地溝油經過高溫熬煮后,其中的DNA片段會被大大破壞。

這條路走不通。

后來,他又琢磨著:“地溝油的來源是曾炒過菜的陳油,一定含有大量食用鹽。含鹽量檢測行不行呢?”但實驗室中的離子色譜儀檢測發現,經過地溝油煉制的水洗工藝,氯化鈉被大量帶走。

這條路也走不通。

他還發現,地溝油中的膽固醇含量比較高,就想利用膽固醇含量來檢測地溝油。但檢測結果告訴他,正常棕櫚油的膽固醇含量也很高。

這條路還是走不通。

“我還試過不飽和脂肪酸檢測等許多方法,也都不行。”任飛說,接連的失敗曾令他十分苦惱,不得不調節自己的心態:“我告訴自己,這就好比是打開一把鎖。我手里有成千上萬把鑰匙,必須要一把一把地去試,也許這輩子我都打不開,但起碼可以告訴后來者,我試過的這些,都不用試了。”

找到地溝油的“身份證”

靈感總是突如其來。

一天,朋友約任飛吃火鍋,期間開玩笑問他:“咱們吃的這鍋油是不是地溝油啊?”任飛苦苦一笑,默默夾起一片肉放到嘴里,“哎喲,真麻!”原來,他不小心吃了一串綠藤椒。

他突然意識到,地溝油主要來自火鍋、水煮魚、麻辣燙等重口味的餐廚廢棄用油。“如果能從油里邊檢出這些調味品呢?”聯想到以前辦案時,在地溝油煉制窩點看到的油經常呈紅色,任飛心中欣喜不已。

“地溝油都是大規模煉制,調味品逃也逃不掉。如果能成功檢出,就能準確將其鎖定。”任飛說,他去超市買回辣椒、茴香等調料,此后便又是漫長的尋覓。

最終,一種名為“辣椒堿”的物質浮出水面。無論水洗、土吸、高溫、蒸餾,都無法將這種物質與地溝油分離,辣椒堿成了地溝油的“身份證”。

任飛說,實驗室里正好有一臺液質聯用儀,即使食用油里含有一皮克(萬億分之一克)的辣椒堿,這臺機器也能將其成功檢出。他給記者打了個比方:“哪怕在一個標準游泳池中的食用油里滴入一滴辣椒堿,我也照樣能檢測出來。”

目前,這種檢測方法已通過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驗證,被原國家衛計委確定為地溝油檢測法,并向公安部、原國家質檢總局、原國家工商總局等國家11個部門推廣使用,在公安部督辦的多起地溝油煉制食用油的案件中起到關鍵作用。

2017年,這一方法獲得全國公安機關改革創新大賽金獎,經公安部批準,任飛榮立個人一等功。

在自家廚房都可以檢測了

當大家都在祝賀他時,任飛選擇回到實驗室。他心里清楚,這種方法需要用的液質聯用儀龐大沉重,且價值數百萬元,難以在基層執法部門推廣。要找到一種更加便宜、便捷的辦法,實現技術迭代。

于是,任飛當起了飼養員,在實驗室養大白鼠,給大白鼠注射辣椒堿抗原,大白鼠生小白鼠,小白鼠生小小白鼠,終于在第五代白鼠腹水內發現了寶貴的辣椒堿抗體,制成了第一代地溝油快檢試紙條。

這一代試紙條需要加熱、離心和氮氣濃縮。一線的執法人員對他說:“我們總不能帶著離心機、氮氣罐去執法吧!你這個試紙條不好用。”

又經過一年多,數百次嘗試,第五代地溝油快檢試紙條終于研制成功。“這次,哪怕是普通老百姓,在自家廚房中都可以檢測地溝油了。”任飛說。目前,他已將這一技術無償轉讓,并開始批量生產。

任飛終于實現了最初的愿望,但9年里,他常常接觸有毒試劑,有時會喉嚨干疼,憋得喘不上氣來,整晚難以入睡。“但想到自己的努力能為消滅地溝油出一份力,就覺得所有困難都不值一提。”

任飛說,剛從警時,常會羨慕一線戰友能出生入死地戰斗。但現在,他對自己刑事技術的重要性有著更深刻的理解:“如果說戰友們是屢破奇案的福爾摩斯,我就是他們背后默默支持的華生。實驗室里的一臺臺儀器,就是我手中保衛人民安全、健康的鋼槍!”。

編輯:陳偉浩

1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水網/中國固廢網/中國大氣網“的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表、音頻視頻等,版權均屬E20環境平臺所有,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和作者。E20環境平臺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

網友評論 1人參與 | 0條評論

相關新聞

010-88480317

[email protected]

淘宝给刷评论赚钱吗